主页 > 侠客行 >

一中院]信访侠客行

/2019-04-01 17:39

  在法院里有这样一群特殊的法官,他们工作的主场不在法庭,而在信访接待室;他们工作的主要内容不是开庭判案,而是陪伴、沟通、开导形形色色带着不满情绪而来的当事人,他们就是“信访法官”。被喻为“不满情绪回收站”的法院信访接待室,每天上演着怎样的法治故事?信访法官每天的工作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甜酸苦辣?

  近日,上海高院主办了“今天我当班”体验式采访活动,人民网记者王文娟走进上海一中院信访接待的第一线,跟随该院信访法官朱世红,直面当事人,当了一天的“信访接待员”。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她一天的体验路程吧。

  为了让参与体验活动的记者们快速融入接待员的角色,上海高院立案庭当天上午安排了一次干货满满的专项培训。

  中午12时30分,人民网记者跟随上海一中院信访法官朱世红出发前往“一线”。

  朱世红是信访“老法师”,2011年开始信访工作,化解了一批批陈年信访难案,收到不少当事人亲自送来的锦旗,荣立二等功一次、嘉奖多次。但他从不把成绩挂在嘴边,“我做的都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,如果我的帮助能让当事人心中少一丝纠葛,多一份幸福,那就是值得的。”

  “一般这样的信访接待会持续多久,要提些什么问题,当事人会不会很难交流?”初次接触这份工作,记者不停地请教“带教老师”朱世红。

  朱世红耐心地讲述着自己工作中的经验:“首先要准备一支笔、一个本,接待工作时,我首先会记下来访者的名字、电话、案号,在谈话中要认真地记下矛盾的焦点,站在对方的立场想想怎么才能帮帮他,而且信访工作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,没有标准答案,只能用心。”

  13时30分,接待正式开始。有着9年信访经历的刘某走进上海一中院的信访接待室。朱世红曾经接待过刘某,当他认出朱世红的时候,忙走上前与朱世红握手:“朱法官的态度很好,而且我的电话都接,希望帮我一点忙,我很感动。”

  刘某坐定,从包里翻出一大堆材料,然后讲述起自己的遭遇。根据上午刚学到的接待技巧,记者记录着来访者说的一个个关键信息。

  “你现在有没有期望的解决方案?”记者试着与刘某沟通起来。但忽然遇到了突发状况,刘某说到激动处突然提高嗓门,“哐哐”用手直拍桌子。朱世红见状,接过话题,耐心劝解刘某,并提出一个新的可行方案。刘某终于平静下来,表示可以考虑接受。

  一个多小时的谈话结束后,刘某笑着和朱世红与记者道别。这次信访,虽然还未做到“事了”,但是有了较大进展。“我们后续会持续跟进,也欢迎记者朋友一起参与进来。”朱世红邀请记者继续共同参与刘某的信访工作。

  问及今天的体验,记者坦言,“虽然有所准备,但是面对突发状况,还是有点措手不及。信访法官真的很不简单,不仅要有深厚法律功底、善于聆听,还要学会应对各种突发情况。”

一中院]信访侠客行